徐旭曾客家学术暨纪念《丰湖杂记》发表200周年研讨会在广东河源举行

2015年12月22日 暂无评论
2015年12月22日:

1.jpeg

研讨会现场


    2015年是徐旭曾《丰湖杂记》发表200周年。12月22日上午,徐旭曾客家学术暨纪念《丰湖杂记》发表200周年研讨会在广东省河源市金碧花园酒店举行。此次研讨会由中国客家学专委会,中共河源市委宣传部、统战部,河源市社科联,和平县委、县政府主办,河源客家文化学院、河源市客家联谊会等单位承办。来自广东、江西、福建、广西、台湾等地的专家学者100多人齐聚河源,研讨徐旭曾客家学术。
    《丰湖杂记》被誉为“最先提述客家源流问题”的作品,被誉为“客家人宣言书”。200年前,和平人徐旭曾总结历时多年的广东土客械斗事件,著述《丰湖杂记》,敏锐地从社会矛盾中把握了客家文化寻找生存空间的契机,为客家文化作了提纲挈领式的诠释,提出客家族群的概念,直接影响了后人的研究,被客家学术界尊为开山鼻祖。此次研讨会的目的就是回顾客家文化研究历史,开创客家文化研究未来。大力弘扬和传承徐旭曾客家学术精神,推动和平县乃至河源市客家文化研究深入开展。
    广西师范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刘道超认为,客家学的建构,应当建立在族群互动、中华民族及人类文明三大视角平台之上,以问题为导向,精心选择、组织需要研究的相关问题。
    台湾国立联合大学客家研究学院文化观光产业学系副教授刘焕云认为,从徐旭曾的客家精神来看,客家精神包含了爱和平、反对战争,爱乡爱国。两岸客家精神的发挥,可以促进两岸客家文化交流,塑造两岸和谐的文化气氛,也为两岸关系的改善提供有利的条件和环境。
    闽台客家研究院副院长徐维群认为,《丰湖杂记》文字虽然不多,却基本概况了客家文化符号的特质。客家人保持中原大族风范和民族气节,是北宋末年中原旧族的后 裔;客家人崇尚耕读传家,客家妇女具有优秀特质等客家文化符号。
    河源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戴春平认为,通过保护徐旭曾故居及文物,开发徐旭曾文化作品,建设徐旭曾文化产业园,树立其文化品牌形象,在保护应用中实现其经济价值。
    河源市政协副主席成伟明表示,要铭记和学习徐旭曾的家国情怀。客家学者对客家文化 的突出贡献值得我们弘扬和传承。要大力打造和宣传徐旭曾文化品牌,发扬客家人精神。


附:

《丰湖杂记》(全文)

徐旭曾


    博罗、东莞某乡,近因小故,激成土客斗案,经两县会营弹压,由绅耆调解,始息。院内诸生询余何谓土与客?答以客者对土而言,寄居该地之谓也。吾祖宗以来,世居数百年,何以仍称为客?余口述,博罗韩生以笔记之。(嘉庆乙亥五月念日)
    今日之客人,其先乃宋之中原衣冠旧族,忠义之后也。自宋徽 、钦北狩,高宗南渡,故家世胄先后由中州山左,越淮渡江从之。寄居苏、浙各地,迨元兵大举南下,宋帝辗转播迁,南来岭表,不但故家世胄,即百姓亦多举族相随。有由赣而闽、沿海至粤者;有由湘、赣逾岭至粤者。沿途据险与元兵战,或徒手与元兵搏,全家覆灭、全族覆灭者,殆如恒河沙数。天不祚宋,崖门蹈海,国运遂终。其随帝南来,历万死而一生之遗民,固犹到处皆是也。虽痛国亡家破,然不甘田横岛五百人之自杀,犹存生聚教训,复仇雪耻之心。
    一因风俗语言之不同,而烟瘴潮湿,又多生疾病,雅不欲与土人混处,欲择距内省稍近之地而居之;一因同属患难余生,不应东离西散,应同居一地,声气既无隔阂,休戚始可相关,其忠义之心,可谓不因地而殊,不因时而异矣。当时元兵残暴,所过成墟。粤之土人,亦争向海滨各县逃避,其粤闽、赣、湘边境,毗连千数里之地,常不数十里无人烟者,于是遂相率迁居该地焉。西起大庚,东至闽汀,纵横蜿蜒,山之南、山之北皆属之。即今之福建汀州各属,江西之南安,赣州、宁都各属,广东之南雄、韶州、连州、惠州、嘉应各属,及潮州之大埔、丰顺,广州之龙门各属是也。
    所居既定,各就其地,各治其事,披荆斩棘,筑室垦田,种之植之,耕之获之,兴利除害,休养生息,曾几何时,随成一种风气矣。粤之土人,称该地之人为客;该地之人,也自称为客人。终元之世,客人未有出而作官者,非忠义之后,其孰能之!?
   客人以耕读为本,家虽贫亦必令其子弟读书,鲜有不识字、不知稼穑者。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即古人“负耒横经”之教也。
    客人多精技击,传自少林真派。每至冬月农暇,相率练习拳脚、刀剑、矛挺之术。即古人“农隙讲武”之意也。
    客人妇女,其先亦缠足者。自经国变,艰苦备尝,始知缠足之害,厥后,生女不论贫富,皆以缠足为戒。自幼至长,教以立身持家之道。其于归夫家,凡耕种、樵牧、井臼、炊衅、纺织、缝纫之事,皆一身而兼之;事翁姑,教儿女,经理家政,井井有条,其聪明才力,真胜于男子矣,夫岂他处之妇女所可及哉!又客人之妇女,未有为娼妓者,虽曰礼教自持,亦由其勤俭足以自立也。
    要之,客人之风俗俭勤朴厚,故其人崇礼让,重廉耻,习劳耐苦,质而有文。余昔在户部供职,奉派视察河工,稽查漕运鹾务,屡至汴、济、淮、徐各地,见其乡村市集间,冠婚丧祭,年节往来之习俗,多有与客人相同者,益信客人之先本自中原之说,为不诬也。客人语言,虽与内地各行省小有不同,而其读书之音则甚正。故初离乡井,行经内地,随处都可相通。惟与土人风俗语言,至今仍未能强而同之。彼土人,以吾之风俗语言未能与同也,故仍称吾为客人;吾客人,亦因彼之风俗语言未能与吾同也,故仍自称为客人。客者对土而言。土与客之风俗语言不能同,则土自土,客自客,土其所土,客吾所客,恐再千数百年,亦犹诸今日也。
    嘉应宋芷湾检讨,曲江周慎轩学博,尝为余书:嘉应、汀州、韶州之客人,尚有自东晋后迁来者,但为数不多也。



相关阅读:

徐旭曾1751年出生

转载请注明来自客家通网 ,本文标题:《徐旭曾客家学术暨纪念《丰湖杂记》发表200周年研讨会在广东河源举行》

喜欢( )

分享到:

返回列表 《客从汀州来》首发式暨客家文化座谈会在浙江云和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