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8年12月23日川客名贤民党巨擎游运炽先生诞生于四川资州舒家桥牌坊沟

1858年12月23日 暂无评论
1858年12月23日:

1858年12月23日川客名贤民党巨擎游运炽先生诞生于四川资州舒家桥牌坊沟

QQ图片20190306101511.png

 四川省议会大厅

 

四川客家名贤游运炽先生原名瑞霭,号盛庠(入学时用瑞霭,在乡里用盛庠,任事国民党用运炽)。清咸丰八年农历冬月十九(公元18581223日)生于四川省资州(辛亥革命后于1913年改为资中县)舒家桥牌坊沟。

游运炽先生祖籍广东省嘉应州长乐县岐岭约双头溪(圩)龙尾岭,乃资中名流,民党巨擎,安缉州境,反抗强权,兴办庠校,清理公款,深受爱戴,是四川客家人的杰出代表。

 



参考阅读:

川客名贤:民党巨擎游运炽先生


王筑  四川文史馆馆员

 

 

    游运炽先生系吾川辛亥革命重要人物之一。民国后从事川省党务和议会活动,为维护共和不顾身家安危。在川战频频中,他为缓解百姓涂炭,竭力奔走调停。他热心兴学,任劳任怨。他主持清理川汉路十年混乱财务,使千万银两巨资有了着落。其为人,从政,治事之才能与风格,多堪称述者。为使之免于淹没,特多方搜索文献,访问耆旧,撰为是篇,以问于世。

——作者

 

(一)辛亥革命前

    游运炽先生原名瑞霭,号盛庠(入学时用瑞霭,在乡里用盛庠,任事国民党用运炽)。清咸丰八年 (公元1858年)农历冬月十九日生于四川省资州(辛亥革命后,1913年改为资中县)舒家桥牌坊沟。

    游运炽自幼聪颖过人,读书记性好,悟性高,为其祖加意矜爱,常抱之膝上,叩问书中旨趣,他应对敏捷清楚。祖喜形于色,说道“我游氏不衰,就靠此子了。”因此喜欢把他带在身边,出入必偕。病危时还把他呼上前来,审视之然后瞑目。

    游运炽年未二十,就进入资州艺风书院习业。他发愤攻读经世百家之书,钻深研微。每作一文,洋洋洒洒,如大江东去。他成为书院中出类拔萃者。经瞿学使岁试,认为优异,补博士第子科,推荐入四川尊经书院习业。尊经书院是张之洞创办的,要求入院者必须是优秀人材,搜选时力求严格公允。得入选者如登龙门,身价十倍。不少人在此“学优则仕”。但游运炽却一贯坚持学以致用的宗旨,不屑于借学业作为晋升之阶。他当然更不会去参加科举考试,走中举之路。他孜孜不倦的是治国平天下的经世之学。

    游运炽任侠尚义。他在资州艺风书院时,有同学被豪绅欺侮,他认为仕不可辱,于是率领百余人,去把该豪绅抓来,声讨其恶,予以笞责。事后该恶绅向官府申诉,官府慑于义愤,也未可奈何。经过此事,当地一些豪绅趾高气扬横行霸道的威风,有所收敛。

    那时,资州一带,匪患频繁,游运炽担任乡团训练工作,把乡团办得十分精干。他率领乡团,捍卫一方,使四境得以安宁。资州把他的事迹上报,奏保他任湖北的五品州判。

    在湖北时,游运炽思想逐渐倾向革命。他鉴于清廷腐败,潜伏着大乱之火,早迟必将燎原。他认为湖北东连吴越,西通巴蜀,乃兵家必争之地。他留心其地山川形势,有心在此待时而动,有所作为。不幸后来因父母先后谢世,按礼一再回家服丧。他的设想未能实行。

    他回乡后,致力于提倡教育。他把乡人约集起来商议。他说:“良玉需要剖琢,幽兰需要培育。现在我乡没有一个学校,许多青少年无所事事。若不加培育,那就让秀苗成为野草了。”他多次与乡人协商,反复启发。乡人感于他的热心诚恳,并认为他所言极是。于是大家踊跃捐输,并一致商定,既在舒家桥创建高等小学一所,初等小学六所。当然,谈到办学,除经费外,校舍规划,材料,施工等一切问题都来了。游运炽亲自担任募集经费,招募工人,准备材料事务。他约集热心同事,协力工作,自己一手规划指挥。学校终于建起来了,构成堂若干楹,室若干楹,人们啧啧称赞其规模构想之理想。但想不到,这却引起了怨家的嫉妒,他们捕风捉影,诬他经费不清,事情闹到了官府。后来他虽然打赢了官司,但却垫赔了两千两银子。而且事端一开,官司之外又有官司,坏人吹毛求疵,找修校的岔子。他的同事被牵入官司者有好几个人。他竭力多方申诉,才免于蒙冤。但仇家怨恨更深,结成帮派,继续多方进行指责和攻击。其时官吏污浊,府衙上下黑暗,仇家又多次行贿,这样,他被拘禁了三个月。他虽然受了这番委屈,但事情最后终于弄清,还了他的清白之名。他看到青少年学习有了园地,他所办学校英才济济,他心境怡悦,对于以前所受的污蔑与攻击,置之一笑而已。

    稍后,游运炽去上海。1905年(民国前五年)7月,他在上海参加中国同盟会。孙中山先生派他秘密回川建立支部及分会。1907年中国同盟会四川分会成立,他是分会会员,并是理事之一。理事会共17人。张治祥(彭山)任党长,董修武(巴中)任副党长,理事既游运炽,唐宗尧,刘杨,郭崇渠,曾宝森,杨维,黎清瀛,郭湘,汪蜀宇,张之竞,范春膏,薛仲良,李子番,辜增荣,熊山华。

    1911年(宣统三年)四月,清政府无理收回川汉铁路筑路权,激起四川人民的强烈反对。游运炽作为中坚分子,和其他同志一起,秘密发动成都,资州,内江等地同盟会员,暗中组织各县绅民起来斗争,以致清廷官吏对他恨之入骨。当他们侦悉游运炽回到了资州舒家桥牌坊沟老家后,便派大队兼程前往,乘夜色朦胧之际,突入宅邸搜捕。幸因清衙门内的盟员好友抢先一步先报了信,他始得匆匆率泽光,泽新化装逃亡重庆转赴上海,住入英租界才免遭大难。清廷捕人未遂,恼羞成怒,乃将游运炽家宅查抄封闭。

 

(二) 民国初期 

    辛亥川路发难,武昌起义,汉室山河,还我故物。在四川,重庆宣布独立,其后五天,成都也宣布独立。川东南各地听命于重庆蜀军政府,川西北各地听命于成都的大汉四川军政府。

    此时,游运炽已回到家乡。他与同盟会的杨禹昌烈士(资州马道子乡人)生前系金石交。杨禹昌牺牲了,游运炽异常悲痛。在资州,游运炽参加了杨禹昌的追悼会,作了沉痛的悼念讲话。

    蜀军政府电请游运炽安辑资州全境。当时社会动乱,百务失掉了常规,问题很多,人心惶惶。处理稍一失当,就会发生大患。游运炽立即招集民军,打击乘机作乱之徒。同时制定临时法令,井井有条。军政府奇其才能,任命他为屏山县知事。不久,改委他查办龙安属烟苗。他亲自率人深入老山丛林,攀藤附葛,爬险越障,发现烟苗,既于铲削。至今,当地土著人对其事迹还称道不衰。

    此时他的挚友孙铁仁任荣县知事,县中命案抢案不断发生。孙铁仁政务繁忙,治理力不从心,因此向上级陈请调游运炽任荣县司法官。游运炽到职后个把月时间就把案件查阅清楚,审讯并判决三百余案。他坐堂时,能抓住案中关键叩问,剖析精明,裁决恰当果决。旁观者成百上千人,都称赞其所作判决精当,不能更动。这事对游运炽来说算是小试其锋,但也足见其才器。

    19111224日,南京召开十七省代表大会,游运炽出席了大会。大会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之后,游运炽因病赴上海就医,同盟会中好友但懋辛送钱给他治病,吴玉章亦专函致候。

    1913年(民国二年)一月,资中县举行第一届省议会议员选举,选出游运炽,秦森甫为省议员。19134月,四川省第一届省议会成立(规定任期是19133月至19183月)。

    当时议员中有共和党的,民主党的和国民党的。四川的共和党是袁世凯的鹰犬,四川护理都督胡景伊(胡文澜)的御用党,在选举前对选举代表(选举议员的代表),拉拢收买,百般舞弊。民主党的成员掌握铁路款,并有一套纵横运用的本领。国民党论权不如共和党,论钱不如民主党,但由于革命历史,民众对之寄予希望,同时各地成员较多,能通过哥老会联络下层。选举揭晓,国民党的省议员有杨庶堪,唐宗尧,游运炽等74人,占议员名额142人的过半数。省议会成立之前,首先要选出正议长一人,副议长二人。在胡景伊的授意下,共和党与民主党幕后交易约定,民主党胡骏任议长,共和党朱大镛任副议长。接着,共和党和民主党展开各种拉拢活动。胡景伊派兵包围会场,强迫议员投胡骏的票。经过几天的激烈斗争,结果是选出民主党的胡骏任议长,其余两个副议长,一是共和党的朱大镛,一是国民党的唐宗尧。国民党以多数席选不出正议长,极为愤慨,遂决定不出席会议以示抗拒,并由游运炽,何其义等联名屡述胡景伊派兵包围议场,蹂躏法权等事实控告于国务院,清求解决。在那方,便由民主党议员夏鸿儒等出名,以国民党拒绝出席议会是破坏省议会组织,亦控告于国务院,请示处理。相持月余,双方报纸互相攻击。后来,民主党议员胡骏为了坐稳议长,同时又怕受共和党的绝对挟持,乃抛开共和党,转而与国民党要好,以期取得活动余地。国民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希望与民主党联手,以便在议会中起到一些对胡景伊的限制作用。于是国民党与民主党达成了一定的谅解。

    游运炽和国民党同志的议员提出关于对四川政治,财政,军队等问题的主张。与民主党胡骏磋商的结果,民主党与国民党订立合约五项:

1. 四川军队限于三师,不能再增加一师一旅。

2. 财政公开,省公署预决算须送省议会审核才能有效。

3. 不得对私党和私人循情包庇。

4. 吏治方面,要主张公正廉明的人充任;遇有贪污不法者,应力主法办。

5. 关津渡口的盘查,不得循私舞弊,妨碍正当贸易。这样,国民党议员才出席议会。

    至此,四川第一届省议会始告成立。议会成立后,国民党议员联合胡骏与胡景伊展开了斗争,起到了不少限制作用。例如,19136月间,国民党评论员与胡景伊一起对胡景伊的省预算案,组织了特别审查委员会,认真审查,逐项批驳。游运炽更是特别坚守民党政策,对胡景伊的许多反动措施进行坚决抵制,使之不能得逞。游运炽常常对胡景伊作面对面的斗争,弄得胡景伊气急败坏,变脸变色,而又不能发作。因此对游运炽恨之刺骨,怀恨在心。

    1913320日袁世凯派人在上海车站暗杀宋教仁,孙中山发动了第二次革命。715日,南京,安徽,上海,广东,福建,湖南宣布独立讨袁。既所谓癸丑独立之役。在四川,84日熊克武,杨堪,但辛懋等在重庆也举起兴师讨袁的义旗。四川起义迟了一点,是在赣宁等地讨袁战事失利,已近尾声时,四川才发动。在资中,陆军也举起了义旗,游运炽奔走于资中与重庆之间,使资中陆军与重庆义军联络呼应。由于四川起义较迟,使袁世凯得以调集五省兵力来川作战,因此,四川义军很快就失败了。四川护理都督胡景伊把游运炽列为首谋之一,飞章上闻。袁世凯发表胡景伊为四川正式都督。

    19141029日胡景伊呈文提出肇乱人名单,请按名通缉拿办。名单中有日熊克武,杨堪,但辛懋,龙光等军人,还有警官,行政官吏,银行界,报界人士等上百人。对于国民党省议员参加熊杨事变者,如何处置,尚在考虑。乃袁世凯于114日下午令对国会议员隶籍国民党者一律追缴议员证书徽章,并要各省解散国民党机关。胡景伊得电正合心怀,即将国民党省议员薛仲良,游运炽,谢尚霖,郭崇渠,冉献琛,廖泽宽,刘云裳等加以乱党之名,通缉究办,株连者达三百余人。在此期间国民党的省议员被通缉,逮捕,甚至遭杀害,抄家,其父母兄弟亲属受累者不知凡几。国民党议员五零四散,不敢出面。

    游运炽微服出走上海颠沛流离,才得保全。上海为国民党人汇集之地,游运炽在那里,衣服破旧也不换,头上蒙尘也不洗,每天与国民党英俊同游,纵谈国事。他料定袁世凯早迟要想当皇帝,他与同志诸人商谈,怎样才能打倒袁贼。

    上海旅居大不易,游运炽在那里,有时吃饭也成问题,只好经营洗衣业,维持自己生活,同时还要援助其他同志。然而就在这样困顿中,他心中还是充满了乐观情绪。

     1913年(民国二年),癸丑讨袁之役失败后,四川国民党人处境困难,然在各地秘密活动者仍大有人在。1916年成都有国民社的组织,这个名称一直维持到1926年。 国民社的理事长是石青扬,理事有尹昌衡,扬维,曹叔宝,唐宗尧,游运炽,郭湘,余际唐,曾宝森,萧德明,熊山华,田良祯,许群立,汪蜀宇,刘杨。下分党务组,交涉组,教育组,评议组,财务组。党务组由游运炽,刘杨主持。社址设成都纯化街向化馆内。

    这个组织,1915年参加护国之役,1917年参加护法之役,游运炽是其中主要人物之一。 

 

(三)在四川的活动

    为此,先得扼要介绍袁世凯和胡景伊后四川军政情况。袁世凯于19151212日称帝,云南护国军正式发动于19151225日,其后是滇黔军相继入川,均听命于蔡锷。1916年袁世凯愤恚而死。北洋政府段祺瑞拒绝恢复约法和国会。孙中山于九月在广州宣布成立护法军政府,开始了护法战争。

    在四川,刘存厚任川军第一军军长,实力强,坐镇成都。76日蔡锷派滇军罗佩金进驻成都,蔡锷于729日到成都。813日北洋政府发布罗佩金暂署四川督军,黔军戴戡暂署四川省长兼军务会办,戴于1917114日抵成都视事。对入川护国滇军以莫大之资助者首推刘存厚部,因此他对于上述任命大失所望,从而与滇黔军的矛盾日益尖锐。他加快投靠北洋政府,而对南方护法军政府则持抵制态度。这就是护国战争到护法战争时四川军政府大致情况。

    游运炽在上海羁留到1916年初。护国战争开始后,他奉孙中山命回籍参议军事。他刚回到川境,就听说蔡锷对某义军不满,要把它当作盗匪来对待,他立即打电报报蔡锷,请蔡分请敌我友,秉持大是大非。电文中并提到戴戡有野心,请蔡予以防制。

    1916101日,四川省议会复会,改选国民党唐宗尧为议长,朱大镛,钟山为副议长。游运炽积极参与了议会工作。

    游运炽出于维护孙中山护法军政府和安定川局的愿望,会晤了督军罗佩金(罗熔轩)。他于罗佩金气度狭隘,对川滇黔各军,颇怀界限,畛域自封,于是便向罗閳陈辅车相依,唇亡齿寒的道理,指出滇黔军与川军互相依存,须当不分畛域,开诚团结。他进一步向罗佩金分析阐明“川滇黔是西南护法的重要支柱;只要川滇黔团结起来,其实力便如磐石之固;反之,如果各存异心,思想涣散,那便会受北洋政府的攻击,其形势便如累卵之危。希望罗督统驭军心,使他们看清南是北非,南方必胜的形势,不要意存关望,怀存二心。至于国民党中重要职位,则应选拔川人之贤且能者,给予殷切的重托。这样就能昭示大公无私,并满足公众的希望。”他不只一次向罗佩金作这样的忠告劝导,但罗佩金却是表面接受而内心不合他的想法,因此在行动上依然如故。游运炽预料到四川战祸恐将不免,所以就少去访问罗佩金了。1917年就发生了刘罗(刘存厚与罗佩金)之战,以后又是刘戴(刘存厚与戴戡)之战,先是在成都交战,其后又在成都以南特别是川南广大地区进行两次大战,既青眉之战,内泸之战,几次反复争夺,到处尸横市井,老百姓安居乐业的成都,竞变成一片荆棘。其祸患果如游运炽所料。

    这时,游运炽所关心的是刘存厚的动向。刘存厚在与罗佩金和戴戡两次战争都先后获胜后,暂时夺得四川军政大权。此时正是护法战争,南北对峙,刘存厚原是护国战役的拥护者,本应沿着这个方向,坚持护法,但他却反过来积极投靠北方段祺瑞政府。针对刘存厚这种动向,游运炽及时去劝导刘存厚,希他不要投靠北方,至少暂时保持中立,以削弱北方。刘存厚对此言态度犹豫。隔日,游运炽刘直接了当地申述段祺瑞毁法之非与孙中山护法之是。并分析形势,希望倾向南方;同时向刘表示,如刘明确表态,他既向广州军政府进言,任刘为四川督军。这样一说,刘的意向活动了,表示了同意。接着,刘并把此种意图向所属各地的统领传达。游运炽这时还替刘去仁寿,向刘的部属传达这种动向。不久,孙中山同意游运炽的意见,发布刘存厚为四川督军。然而刘存厚此时却变了卦,对孙中山的任命加以拒绝。与此同时,他转附北方。19171218日北方段祺瑞政府发表刘存厚为四川督军,刘存厚却欣然接受了。

    刘存厚这样不听良言,违反潮流的举措,使得军心瓦解,民心离散,不久,就遭受川滇黔靖国军的攻击;靖国军是西南的护法军,唐继尧为靖国联军总司令熊克武为四川靖国各军总司令。靖国军指出刘存厚甘心附北毁法,分三路直捣成都。这时刘存厚要想提条件,讲和谈已不可能了。19181219日,刘存厚只得率部仓皇退出成都,并继续败退陕南,倦伏一隅,靠北段的粮饷过日。若使他真正听游运炽的劝导,何至于落到功败名裂。

    1919年资中县举行第二届省议会议员选举,游运炽当选为四川省第二届省议会议员。同时当选的还有伍鸿钧,李献之,曹体乾,李焜。

    其时,四川形成了防区制,军旅如林,各距一方。各个军阀在所驻区域内,截留税款,把持捐税,任意征发。并可以委任行政,财政官吏,横征暴敛,致使老百姓不胜其苦,整个四川财政困难。游运炽有鉴于此,在议会中提出均饷之法,使各军军饷有可靠来源,人民负担有所减轻,而省上财政状况也大有改善。实为治川之良方。此外,他还提出许多有远见而又切实际的建议,对川政颇有匡助。

    此时,游运炽有兼任川汉铁道处清算处主任。好几年来路款为邪人所把持,所以他任聘之初,谣言颇多。他自己拿出款来垫支,以助经营运转。这样就止息了流言,挫败了奸险之辈的捣乱,使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他手抚文簿,朝夕忙碌不暇。对于弊病根源,财务漏洞,尽力采取措施,进行清理整顿。他屡次向上电陈情况,提出为了保存部款,不能包庇奸人。他并向军府立案,请求固定成渝路线,以遏止分款之害。这样就使数千万巨资皆有根据与着落,满足了四川父老兄弟的希望。川汉铁路之事,一团漆黑,已近十年,要将其揭开并予以扫清理顺,若没有游运炽这样真正的赤诚和巨大的勇气,是难于当此重任的。

    他热心教育事业和新闻事业,一如既往。当时国民党四川支部所办的民治报和益州女学实际上就是以他为主力所办起来的。益州女学创办于1912年,其成立和发展的重任,主要落在游运炽的肩上。此校原名共和女校,1914年及其在川走卒胡景伊解散国民党时,共和女校被迫更名为益州女校,初办小学和师范班。1922年北京政府公布壬戊学制,将中学由四年增为六年,并分高初中两级。据此,益州女学改为益州女子初级中学校。其后又扩大,增办高中。游运炽为益州女学及民治报社,筹垫巨款,苦心规划,心力交瘁。终于以他的热热忱与坚毅把它们办起来了。在办学办报的过程中,他一丝不苟。他的高风亮节,鞠躬尽力,清廉自守,为社会公众与国民党人士所钦佩,有口皆碑。

    在四川内战中,人民流离失所,陷于涂炭。游运炽对此忧心如焚,总是尽其力所能及,为和平弭兵,奔走调停。比如,1923年驻成都的川军总司令兼省长刘成勋所部与邓锡侯师,陈国栋师在川中各地形成拉锯战。特别在资中与内江一带,兵祸犹为严重。游运炽亲自奔走于成都与资中之间,出面斡旋,力促军阀调防,使资内人民少遭一些兵燹之祸。

    又如,稍后,邓陈两师联合田颂尧师,刘斌师二月中旬包围成都,大炮击中刘成勋总部大堂。为了避免省城战祸,游运炽等部分议员与副议长郭崇渠一起出面讲和,适刘文辉部到达成都附近,也来参加调停,结果是放开东门,让刘成勋,熊克武,赖心辉等部出城,安全向东南部撤退。这样,成都人民就避免了一次巷战之灾。

    游运炽曾被军阀杨森关起来过。其背景和情况是这样的:1922年底北洋军阀吴佩孚调动陕,鄂,甘,黔四省部队侵川。在川军中,吴佩孚的急先锋就是杨森。192346日,孙中山任命熊克武为四川讨贼军总司令,刘成勋为川军总司令兼省长(1923年四月熊克武,但懋辛等向邓锡侯等反攻得胜,熊克武,刘成勋于513日又驻进成都)。讨贼军与杨森作战,先胜后败。杨森1924214日攻占成都。杨森于19245月被北洋政府任命为督理四川军务的善后事宜的督理后,独占了成都兵工厂和造币厂,增兵聚械,横征暴敛。19253月夺取自贡盐税,野心勃勃,欲以武力统一全川。游运炽本是民党中坚,是与熊克武,但懋辛,石青阳等站在一边的,当然与杨森是坚决对立的。他与杨森入成都后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口诛笔伐。由于他反杨森的坚决与激烈,杨森就把他关起来。但他是省议员,杨森有所忌惮,终于只得把他放了。192510月杨森发动的“统一之战”完全失败,只身出川投吴后,游运炽即振作精神,进行整顿党务,开展议会活动。

    1927年(民国十六年),国民党四川清党委员会成立。游运炽是常务委员之一。其他常务委员是卢师谛(成都),陈敬修(华阳),宋绍增(巴县),刘赓唐(铜梁),郭崇渠(荣昌),彭纶(古兰),段远谋。同年,成立四川省党部筹备处。筹备委员是陈敬修,宋绍增,刘赓唐,游运炽,唐绍明。

    此时,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在南京,在上海,游运炽有不少战友与至交(如石青阳等)。因此,他在乡躬耕一段时间后,慨然有中原之志,不久,既去上海。他在上海时,时与老友畅谈天下事,希望有所作为。但风云变幻,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1932年又发动“一二八”淞沪之战。上海不安宁,他只得暂时返川,回乡务农。他在务农中,仍关心乡亲疾苦。在1932年“二刘之战”中,刘湘前哨某部在那里搜刮粮食,乱抓状丁。游运炽虽已年迈,但正义豪情,不减当年,他振臂一呼,鼓励乡民武装起来抵抗,逼使该部放人离去。

    1933年游运炽先生不幸病逝。有四子二女,长伯昭,曾任邛崃县征收局长,次仲怀,警察学校毕业,管理家务,又次季维,毕业于农业专科学校,曾任资中县实业所长。幼泽焜,毕业于光华大学,高级经济师。四人皆才识杰出。

    游运炽先生为国民革命,为振兴中华,安定川局造福桑梓奋斗一生,百折不挠,其为人,从政,治事的才能与风格,久久为民党和川人所称道与怀念。

­——19966月稿

 

 

附:主要资料来源

1 四川省档案馆民国议会部

2 四川省档案馆国民党四川省组织沿革

3 《民国四川史事》,周开庆著,台湾商务印书馆印行

4 辛亥革命百岁老人,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傅渊希口述

5 资中县续修资州志,1929年印,附民国实录

6 《四川省国民党史志》,四川省文史研究馆,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编撰,四川人民出版社,199412月印行

7 《文史拾遗》,张惠昌编著,199310月四川大学出版社发行

8 《成都市教育史志资料》,成都市教育委员会教育志办公室编,1990年第二期(总第五期)第五编,中学教育

9 《四川文史资料选集》第七辑,第九辑

10 《四川省军阀史料》第三集,四川省文史研究馆编撰,四川人民出版社发行,19857月第一版

11 《游盛庠先生六十寿序》,民国四川第一届省议员,四川省公署谘议,伍鋆著

12 《四川省国民党组织系统》,四川省档案馆编

13 《四川同盟会是在孙中山领导下的革命活动》,于笙陔,戴文鼎撰,载《成都文史资料选辑》第15

14 《公强会》,载《重庆文史资料》第23

15 《四川省保路同志会纪要》,存四川省图书馆 

 

 

原文出处:

川客名贤:民党巨擎游运炽先生

转载请注明来自客家通网 ,本文标题:《1858年12月23日川客名贤民党巨擎游运炽先生诞生于四川资州舒家桥牌坊沟》

喜欢( )

分享到:

2018年12月23日中国闽西文学院举行第八届年会暨张胜友先生追思会 2016年12月23日中共吉安市委审议通过撤销泰和县设立泰和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