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客家研究院编《论述客家史关键三节点》2020年8月1日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2020年8月1日 暂无评论
2020年8月1日:

福建客家研究院编《论述客家史关键三节点》202081日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1337023256_副本.jpg

参考阅读:

林开钦《客家通史》揭示了客家三个关键节点

 

林开钦《客家通史》揭示了客家三个关键节点,构筑了客家民系的形成、发展、播迁的历史,从而坚持历史说话,澄清了客家源流众说纷纭的混乱状况,特别是在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去中国化”,构建所谓台湾“国族”,妄图把台湾从祖国分离出去的政治图谋具有重要意义。

  一、客家三节点是客家历史的关键节点,少了哪一个都难以解说客家。三节点即一是民系的由来,二是客家民系的形成和发展,三是客家播迁海内外。现分述如下:

  ㈠民系的由来

  理解民系的由来是认识客家是汉族的一个民系的至关重要的问题。那些客家非汉说者,总是否认客家是汉族的民系,把民系说成是随意编造的,这样不仅否定了客家,同时也起了肢解汉族的问题。

  历史告诉我们,客家是中国民族史、战争史、移民史的产物。晋永嘉之乱、唐安史之乱、宋靖康之难等造成的灾难性的移民,改变了我国南北人口的大格局。原来北方占全国人口比重一直保持在80%左右,唐安史之乱下降至60%,靖康之难后的金末南宋后期全国人口有22670981户,其中宋12670981户,金9939000,各占全国户数56%44%,南方超过了北方。

  三大战祸移民时中原南迁汉人,分流成了广府系、湘赣系、江浙系、福佬系、客家系等多个民系,客家民系是其中的一个,客家先民是汉族分流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民系的缘由。

  史实说明客家先民主体是历史变迁的大环境中出现的。

  ()客家民系的形成和发展

  江西鄱阳湖流域是鱼米之乡,接纳了大批南迁来的汉人,他们来自冀豫迁出的司豫流人,迁自苏皖的青徐流人,还有不少迁自陕甘晋以及原驻湘赣的秦雍流人。然而在唐末宋初至宋末元初期间,唐末出现了黄巢起义引起的战祸,北宋末出现了金兵南侵引起的战祸,驱赶着居住在赣中赣北的大批南迁汉人再次南迁逃难。

  唐乾符元年(874)王仙芝、黄巢领导的农民起义总爆发,黄巢军队进入江西,江西引起了很大震动,几乎没有一个州不受战乱影响,地处江西北部的抚州、江州和饶州,首当其冲。乾符四年(877),抚州、洪州一度被占领。乾符五年三月,黄巢军队再度攻江西,陷乾、吉、饶、信等州,广明元年(880)三月再陷饶、信州,战乱使江西北、中部人民,逃向赣州闽西。

  建炎三年(1129),南宋朝廷被迫分成两支。一支由隆祐太后率领进入江西,另一支由赵构率领向江浙转移。这年七月,隆祐太后率部进入江西,不久即达洪州(今南昌),金人闻讯后,随即派兵渡江攻打洪州。十二月,金兵占领洪州,屠城,杀城中老小七万人。百姓闻风而逃,大量进入闽西赣南。

  南逃主要是通过“四条路线”进入赣南、闽西,与当地原住民相结合,在人数上、经济上、文化上南迁汉人占优势,融合了原住民,形成了汉族客家民系。后来客家人又播迁粤东,发展成闽粤赣边连片的最大的客家聚居地。

  四条路线:第一条是出鄱阳湖溯赣江而上进入赣南各县或中转闽西;第二条是出鄱阳湖后溯抚河、盱江进入赣南的宁都石城等县,或经石壁通道进入闽西的宁化等县,石壁成了居住在赣中赣北的南迁汉人进入闽西的重要中转站之一,和客家早期重要播迁地之一;第三条是从今天的江西和浙江交界地带,越仙霞岭沿武夷山麓南下,进入闽西地区;第四条是南迁汉人进入福建后,再沿闽江上游支流溯江而上进入闽西。

  闽粤赣边原住民很稀少,南迁汉人进入后,占了当年闽粵赣边总人数的绝对优势,也就是占了客家先民的绝对优势。赣州唐武德年间8094户,北宋宝庆年间因南迁汉人进入,达321356户;汀州唐开元二十四年3000户,至南宋庆元年间因南迁汉人进入达21.8万户;梅州北宋太平兴国年间1568户,至宋熙宁八年12372户。

  因政治和经济的原因,赣南和闽西起了很大的变化。

  赣南,原本客家人一片兴旺,但因农民起义惨遭镇压,疫病流行,人口外迁,田园荒芜,明末清初从闽西、粤东客家人倒迁赣南才恢复元气。闽西,是客家民系在闽赣边形成、发展时期的核心区。汀江整治“更运潮盐”后,成了闽粵赣边物流大通道,汀州成了闽粤赣边最大的物资集散中心,从此发展为经济中心、商贸中心、文化中心。千年客家祖地创建了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百年革命老区创建了“红色小上海”。

  这样的历史事实,回答了何谓客家,客家是什么人的问题。回答了南迁汉人何时何地何因通过哪里进入闽粤赣边的问题。客家的形成和发展决定了闽粤赣边是客家人的祖籍地。

  ()客家播迁海内外

  明末清初始,居住在闽粤赣边的客家人口猛增,清道光九年(1829),汀州户数已增至256110户,1546984人。清嘉庆25(1820),嘉应州的人口已达到1134401人。

  因人多地少为主而播迁海内外,这是客家史的第三个节点。

  客家历史上有两大阶段,一是唐末宋初至宋末元初,在闽粤赣边形成和发展了汉族客家民系。二是明末清初始,闽粤赣边客家人播迁全国各省和世界各地,倒迁赣南,填四川,迁广西,迁台、港、澳,播迁东南亚,以及欧、美澳等。这样,遍布全球近一亿的客家人清晰地显示出年代久远和纷繁复杂的客家移民的变迁史。所以,客家源和流的三个节点是世界客家史的关键节点。

  三个节点是来自于中国国史、方志记载中国史的大格局大背景,通过考察族谱、古祠、古墓、古民居、古寺等大量史料,互相印证,加上前人对客家研究的成果进行综合考究,成就了我国首部《客家通史》。

  二、客家三节点是反对和遏制“台独”和历史虚无主义的锐利武器

  客家源流和族属的争斗,早在100多年前就有过“客家非粤种、亦非汉族”,是“国贼”,是“野蛮的部落,退化的人民”等诬陷客家的事。当时有识之士奋起批驳。特别是罗香林发表了《客家研究导论》《客家源流考》平息了混乱,在客家研究史上起到了里程碑式的作用,从此界定了客家为汉族的一个支系,得到了海内外在客家族属问题上的认同,得到了全国人民的认同,得到了国家和政府的认可,客家人填报民族族属是汉族。

  1987年,台湾当局解除党禁,允许台胞回大陆探亲访友,接着台湾掀起了探亲潮和寻根热。血缘相亲、文缘相承冲破了政治藩篱,使“台独”分子慌了手脚。他们意识到,血缘和文化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台独”分子为了“去中国化”,提出了政治目标:叫嚣“国家人格确立,争取少数族群权益与保障才可能成功”,鼓吹各地散居的客家人,应“割断原乡脐带脱离母体”“台湾客家的原乡就在自己踏着的土地上”;“要认定谁是客家人,第一要判断的条件就是会不会讲客家话,其他血统、宗教、风俗而失去判断的意义了”。换句话说“客家人不再是本质性的存在,而是以文化认同为准”。

  “台独”分子还大势宣扬分裂祖国的谬论,批判罗香林是“汉族中原中心主义者”,诬称族谱是假的,是不可信的。他们攻击客家人的族谱一是追根朔源到中原去,有帝王名人作祖宗最好,追究不到就找同姓族谱抄一下姓氏源流;二是列祖列宗没有名字但可用数字郎代替,还说罗香林有“种族论”“血统论”的偏见。

  “台独”势力还诬说,台湾民众一般都认同来自大陆,这是因为郑成功、刘国轩直到乾隆皇帝搞强迫汉化造成的。“台独”分子还集中介绍英美商人传教士马凯等人散布的台湾人是来自外国,是“马来人”,是北方“鞑靼”的后裔,台湾人没有故乡。

  “台独”分子还极力否认台湾人源自大陆,诬说当今的台湾人是台湾少数民族平埔族人的后裔,还伪造了平埔族人分布台湾各地的图表。

  总之,“台独”势力“逢中(中国、中原)必反,逢汉必反”。“台独”分子极力把台独主张向大陆渗透,大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与之遥相呼应,使一些地方和单位深受其害。

  “台独”势力所散布的不堪一驳的谬论,是妄图分裂祖国的政治操弄,在客家三节点面前就彻底粉碎了。

  宝岛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关于领土问题丝毫没有可争论之处。目前台湾的现状乃是内战遗留问题,只是政治上的分歧,“台独”势力妄图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是痴心妄想。

  三、客家三节点澄清了客家源流的众说纷纭

  这个客观历史形成的源流非常重要,客家学界流传客家“中原客家五次南迁说”“东晋说”“唐末说”“南宋说”“宋元说”“明清说”“清中叶说”,还有那些把客家说成是某一个地方形成的“地方说”或“外来人说”等。

  汉族客家民系何时、何地、何因形成发展的,是客家史最重要的关节点。它是客观存在的历史,任何离开历史或断章取义抽出其中一地、一段历史来取代客家源流或篡改扭曲了历史,将其说成客家史,都是不能自圆其说,与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的指示相违背,会使人们在评价弘扬优良传统和客家精神时,无所适从。

  对众说纷纭的问题,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实事求是地加以解决。总的说,绝大多数都属认识问题,主要是通过学习提高认识,促进团结,这是客家研究的目的。

  认识不一致问题上大致有如下原因:

  ()对客家历史缺乏了解或了解不全面。

  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没有对客家研究的专门机构,在这方面也很少对外联系,对客家了解一般是当地客家人祭祖时了解到的片片断断的源流,或了解到某地某祖宗的言传,或某族谱记载,或听人家说的,有的是说得不正确,是被误导的。

  罗香林的“两论”是在1992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审定出版的,出版册数很少,福建省图书馆也只有两本,多数人还没有见过此书。

  改革开放后与台湾和海外联系多了,才接触罗香林的“两论”,大专院校开始研究,成立研究机构,所以总的说是对客家缺乏研究和了解,出现这样那样一些问题属于身在客家不知客的居多。可想而知,一般是属于不太了解情况的认识问题。要解决认识问题,主要是要通过学习达到统一认识。

  ()随着改革开放掀起客家研究后,确实有一些人出于个人利益或地方利益的驱动,编造一些不符事实的源流。

  这些人的那些不符事实真相的所谓源流,在多数人不明真相,特别是在一些主管单位和领导对客家缺乏研究的情况下,把观点的论述和著作,通过研讨会、论坛、报刊、大型祭祖等活动进行传播,起了误导作用和影响了团结。

  例如以个别朝代,南迁汉人进入,形成了客家民系方面,有的到了自欺欺人的地步。如“明清说”“清中叶说”,这些朝代没有大批南迁汉人进入,找不到根据,被质疑后又改口说南迁汉人是当地原住民被汉化而成的。就是说这里原来没有进入大批南迁汉人,是汉化的结果。这为“客家非汉说”提供了证词。

  还有其他各种“地方说”,特别是那种把闽西、赣南、粤东形成发展客家民系的整体性、谁也离不开谁的客家源流人为地分割成碎片化,使客家源流造成混乱。

  所以,客家三节点是统一思想的关键。

  结语

  这篇“客家源和流,关键三节点”,以精简的篇幅、实在的史料,通俗的语言阐明客家的形成、发展、播迁简明史,供读者阅读。此文坚持历史说话,澄清模糊认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反对“台独”和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是无情的,只有坚持历史说话,才能鉴别真伪、正本清源、坚持中华民族一家亲。只要我们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指导,历史地、实事求是地搞好客家史研究,才能不断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在统一祖国、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伟大征程中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简介:林开钦,福建省上杭县人,1934年生,福建客家研究院院长。曾任中共福建省委副书记,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副会长,《邓子恢传》《邓子恢文集》《邓子恢回忆录》编辑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客家研究联谊会会长,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第七届、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著有《八千里路云和月》《五十春秋纪事》《形成客家民系的四个特征》《论汉族客家民系》《客家简明读本》《客家七讲三字经》等。


转载请注明来自客家通网 ,本文标题:《福建客家研究院编《论述客家史关键三节点》2020年8月1日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喜欢( )

分享到:

兰寿春、练建安主编《福建当代客家散文选》2020年8月1日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