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先是龙岗人

kjtadmin 05-12 发现客家 暂无评论

        

我的祖先是龙岗人

——塔希提球星张秀和国际足坛其他粤裔球员的寻亲故事

深圳晶报  20130726 星期五 

吴邦

 1.jpg

张秀的全家福,左一是他的父亲。

 2.jpg

丹尼斯·陈的曾祖父和他的妹妹。

 

刚刚结束的巴西联合会杯,代表大洋洲冠军出战的塔希提队员Steevy Chong Hue,是龙岗客家人的后裔,中文名字叫张秀。724日,张秀在接受晶报电话采访时说:“在距离深圳2.2万公里的塔希提岛上,生活着两万多名深圳、东莞客家人的后裔。祖先离乡已有100多年,不知道故乡还有哪些亲戚?”

 

除了塔希堤岛,具有广东客家血统的职业球员,还分布在法属留尼旺、美国、苏里南、毛里求斯、巴拿马、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牙买加、秘鲁、塞舌尔等地,知名球星数量超过100人。出生在美国的球员Dennis Chin,甚至寄来了自己高祖父、曾祖父和祖父的照片,请求晶报记者帮忙寻亲。

 

晶报记者 吴邦

 

张秀的先祖来自龙岗

 

上个月的联合会杯,代表大洋洲出战的不再是新西兰,而是只有20多万人口的塔希提。

 

塔希提位于南太平洋上的波利尼西亚,是法国的海外属地,距离深圳1.2万海里(约2.2万公里)。波利尼西亚由5个群岛和118个岛屿组成,岛屿与专属经济区面积约500万平方公里。主岛塔希提面积1042平方公里,是首府帕皮提所在地,于1818年建城。塔希提岛有约2万华人,约占人口10%,但华人华侨控制了当地85%以上的经济。

 

2012年,塔希提队力压新西兰,获得2012年大洋洲冠军,为塔希提打入7球的夺冠功臣是Steevy Chong Hue 到了巴西联合会杯B组小组赛,在对阵尼日利亚、乌拉圭、西班牙的比赛中,13Steevy Chong Hue全都首发。

 

有的媒体把Steevy Chong Hue译为陈秀,实际上,他的标准汉字译名应该是史迪威·张。在客家话中,Chong应该是张姓的音译,陈姓的译文是Chin。足球资料史专家Jallo Tang介绍说,Hue在客家话中是丘姓,ChongHue可能是他的高祖父和高祖母的姓氏,父母双姓在法语区普遍存在。从中文习惯出发,Steevy Chong Hue应译作史迪威·张·丘,谐音为张秀。

 

720日,张秀受邀来到法国洛里昂队试训。在足球资料史专家Jallo Tang的帮助下,张秀接受了晶报专访。张秀说,他于1990126日生于塔希提岛,高祖父母都是来自深圳龙岗的客家人,“祖父告诉我,我家在中国还有亲属,但是已经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都有谁。我能说简单的客家话,我的父亲客家话说得更好。我非常向往来中国踢球,中超和港甲都是我的目标。”

 

张秀少年成名,19岁就参加了在埃及举办的U20世界杯小组赛。他告诉晶报记者:“当时,我们08输给了西班牙U20队,05负于尼日利亚。对年轻的我来说,多一点国际比赛经验也是好的。巧合的是,到了今年的联合会杯,我们在B组小组赛中,又遇到了西班牙和尼日利亚。4年前的许多对手,现在还在场上。”

 

塔希提队有许多华裔

 

足球资料史专家Jallo Tang告诉晶报记者,塔希提队在太平洋不算弱旅,他们在1973年、1980年、1993年的前三届“大洋洲杯”上三夺亚军。1973年的首届大洋洲杯,塔希提队出现了两名华裔球员的名字——中场球员Lewis Lai San(黎新) 和前锋Harold Ng Fok(吴霍),吴霍在40大胜斐济的比赛中打入一球。当时,在斐济队中也有球员Mun Lai (文赖)、Gordon Lee Wai(李伟)。

 

张秀告诉晶报记者,本届塔希提队的两名主力边卫,同样具有华裔血统,分别是左边卫Angelo Tchen和球队的右边卫Vincent Simon Lo-Shing Tchen是塔希提队中的常客,从2001至今为塔希提出战32场打入1球,并在世界杯外围赛对阵新喀里多尼亚时当过队长。他还是塔希提沙滩足球队的主力,参加了2011年沙滩足球世界杯。

 

经过张秀牵线,Angelo Tchen接受了晶报采访。他说:“我于198238日生于塔希提,我家在中国也有亲人。父亲告诉我,我们家族来自Canton(广东)的宝安(深圳旧称)。我会在今年的假期去中国旅游,顺便找找在那里的亲人。父亲说,我祖父的原名叫Thing Kon Sin 。后来,Sin在法语里改成Tchen。”

 

塔希提联赛的著名华裔球员还有31岁的后卫Harry Tong Sang(唐生),曾4次入选塔希提队。唐生的家族是塔希提名门,长辈曾任法属波利尼西亚主席。此外,还有数十位华裔是塔希提足坛宿将。

 

看宫磊、陶伟踢球长大

 

今年27岁的华裔Landry Mou Fat2003年过参加U17世界杯外围赛 ,现效力AS Jeunes Tahitiens队。Mou Fat的汉字应为“巫发”。经过考证,巫发祖籍应该是深圳市龙岗区五联街道石窍村、竹头背村一带,此地原来有一个巫屋村,村民都是姓巫。

 

塔希提还有一位外形俊朗的华裔著名球星——Raimana Li Fung Kuee1990年,中国球员宫磊登上了塔希提的土地,在塔希提踢球的8年间,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时代。宫磊或许不知道,一名叫Raimana Li Fung Kuee的华裔小男孩,正是看着他踢球长大的。

 

在香港媒体中,把Raimana Li Fung Kuee译为李富贵。实际上,Li Fung Kuee应该译作李凤奎。Li Fung Kuee是他的姓,Raimana才是他的名字。原来,上世纪60年代,法国决定在法属波利尼西亚执行国籍归属法,宣布华人可以获得法国国籍,但必须用法语化的姓注册。由于当地华人大多是贫苦华工,不会写字,当局为他们注册时,往往只标注一个号码。Raimana的祖辈便用祖先的全名Li Fung Kuee,注册成为法语的姓氏。

 

现在,Li Fung Kuee在塔希提是一个大家族。家族中最有名的球星Raimana生于1985年,他在接受晶报采访时说:“我的祖先来自广东,父亲可以说流利的客家话。1991年,父亲把6岁的我送到专业俱乐部梯队受训。20015月,我跟随塔希提AS Pirae(皮莱队)赴法国受训,这就是宫磊效力过的球队,他是我的偶像。”

 

2004赛季开始,Raimana加盟了塔希提豪门龙队(AS Dragon),担任队长至今。Raimana说:“AS Dragon由华人创建,前任主席Richard Tong Sang,出身于塔希提华人望族Tong Sang家族,现任主席是华裔Stephane Lei Foc。中国球星陶伟先生曾在19921993年间效力龙队。”记者告诉他,宫磊现在是贵州队的主教练,陶伟则在20128月猝然离世。Raimana说,这一切仿佛沧海桑田。

 

深圳艺术界两次到访

 

这群广东后裔离乡140多年后,家乡来客才踏上了这个南太平洋岛国。2006年与2007年,深圳艺术界代表团先后两次到访塔希提。当时的代表团团员马璇回忆说,深圳歌舞团在20068月赴塔希提演出,受到当地华人华侨的热烈欢迎。20075月,塔希提中华会馆再次向深圳发出邀请。

 

中国驻帕皮提领事馆领事常东跃当时告诉深圳来宾,塔希提岛超过8成的华人祖籍深圳龙岗、宝安,与深圳人同根同源。常东跃领事说:“塔希提的面积有1042平方公里,这已比香港的1034平方公里要大。著名探险家库克船长,在1769年夏季登陆塔希提岛。塔希提距离日本东京和智利圣地亚哥的距离大致相当,是去南极的必经之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欧洲几个国家为争夺塔希提打仗,最后法国得手成为岛国的主人。”

 

根据20071月的统计数字,塔希提有25.98万人,其中华人占10%。在塔希提的两万华人,掌握了当地经济的大半边天。塔希提中华会馆副主席刘秋心,是深圳龙岗人的后裔,是岛上的第三代移民,小时候曾经在香港读了7年书,会讲广府白话、客家话。

 

在塔希提的中华会馆,有深圳市政府侨务办公室赠送的黄山迎客松水墨画。中华会馆的创立人是深圳籍的陈世崇,第二届主席李文彬也是深圳籍。2007年分别时,刘秋心含泪对深圳访客说:“请你们记着,塔希提有两万深圳人,希望你们经常派人来看看我们,我们等着!”

 

曾经试图搬回广东

 

这群移民漂洋过海之后,曾经多次返回家乡。晶报记者查到了19816月号的《亚洲杂志》,上面有学者哈罗德·斯蒂芬斯的文章,介绍了这群塔希提华裔的回归之旅。

 

文中说,1861年,美国爆发南北战争,导致棉花价格暴涨。爱尔兰人威廉·斯图尔德获得这个信息后,于1862来到塔希提岛,低价购得1200亩土地,法国当局同意免征他20年关税。斯图尔德的农场需要大量劳动力开垦土地、种植棉花。他选择了中国广东宝安(深圳旧称)、东莞的劳工,应招的都是客家人。1865228日,斯图尔德招募第二批342名;18661月招募第三批401名,合计1072名。

 

这群中国客家人与威廉·斯图尔德签订了7年的合同,规定每个劳工可得一幢房子,一个小园子和一些工具、衣物。合同期满,由斯图尔德出资送劳工回中国。如果劳工本人同意,可重订合同,再干7年。开始的数年还干得不错,可惜好景不长。1868年,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棉花多如潮水涌进市场,塔希提岛上的农场于1874年破产,农场主斯图尔德逃跑得无影无踪。

 

中国移民只好在岛上自谋生路,有的到附近的一些岛屿去垦植或养殖。有个叫余应的龙岗人到了最偏远的塔拉瓦岛,与两位老乡在荒野中辟出一个6平方公里的农场,用水管从山上引来水建成灌溉系统,种各种蔬菜、果树养牛等,使塔希提人叹为观止。这样的农场,余应还开垦出了15处。

 

掌握权力的少数法国人,制定的法律曾经抑制华人的发展,比如禁止华人出售鱼、水果、鲜花和热带蔬菜。华人只能摆地摊出售牛肉、猪肉和鸡。这些身处异国的客家人,学业都很勤奋,只要父母供给得起,都到法国或美国上大学,可是回到塔希提后很难找到工作。斯蒂芬斯写道:“你往往会在岛上惊讶地发现,站在柜台后卖纱笼的中国男人,竟是一位经济学硕士或是化学工程师。”

 

塔希提岛上的广东人,在1926年已有4000人。在受歧视的境遇里,塔希提岛上的客家人深受刺激。老人在临终前都交代,后代要寻找机会回广东。二战结束后,法国政府愿意帮助塔希提岛上的客家人重返祖国。当时有757位华裔申请回中国,法国政府租了四条船运送。

 

这群华裔卖掉了财产,1948年回到香港,正值国内战争如火如荼,逃亡者如洪水般涌入香港。国内经济混乱,这群异乡游子只能滞留在拥挤不堪的香港。盘缠逐渐耗尽,他们只能申请重返塔希提岛,但法国政府不同意。通过港英政府和法方多次交涉,这些客家人又踏上万里烟波重返塔希提。

 

19901025日,中国第七次南极科考队远赴南极。副领队王光宇回忆说,考察队在塔希堤靠岸时,定居岛国100多年的华人们第一次看到挂着五星红旗船只,激动地奔走相告。当地华人为了给科学家洗尘,摆了90多围酒席宴请祖国的科考队员。

 

寻亲的丹尼斯·陈

 

在美洲,也有许多广东客家人的后代。加拿大国青队原队长Gordon Chin(陈珩琛),1983年出生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伯纳比市,拥有八分之一中国血统,其祖父是来自深圳蛇口的客家移民。

 

美国职业球员Dennis Chin(丹尼斯·陈),也想通过晶报寻找他在深圳或东莞的家族后人。丹尼斯·陈身高191198774日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在场上踢前锋。在丹尼斯出生前,他的父亲 Kirk Chin就举家移民到美国,定居在佛罗里达。丹尼斯是继前美国国脚Mark Chung之后,第二位中牙混血的美籍职业球员。

 

丹尼斯·陈说,他的曾祖父叫 Chin Swee Pin(音似陈瑞斌),是客家人,职业是药师,来自一个叫的Pai Sah Wi 的村子(音似东莞的排沙围),1920年左右前往牙买加。陈瑞斌在国内有个妹妹叫Chin A JoeDennis的曾外祖父姓Chuck(音似卓),来自一个叫Sam Fung的村子。记者查阅资料得知,此村音似东莞清溪镇三中村,三中村原来叫三峰村,是卓姓聚集地。

 

丹尼斯·陈给记者发来了他的曾祖父和高祖父的照片。从外表上看,丹尼斯·陈是一张纯种黑人的面孔。丹尼斯的祖父是纯血统第二代华裔,祖母是有黑人血统的第二代华人,他的母亲则是牙买加当地黑人。黄种人和黑人混血后就是这样的肤色,比如中国及坦桑尼亚混血的上海球员艾迪·弗朗西斯,以及中非混血的浙江男排球员丁慧。

 

丹尼斯说他从小就喜欢中国文化,在大学时曾代表学校华住了10天,在北京和上海打了两场比赛。2011年,丹尼斯与奥兰多城市队签下职业合同。目前为奥兰多出场33次打入12球,曾帮助该球队在2011年夺冠。他说:“上次回来,我曾想寻找广东的亲人,可是没有结果。父亲说,假如能找到曾祖父妹妹的后人,将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


转载请注明来自客家通网 ,本文标题:《我的祖先是龙岗人》

喜欢( )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南太平洋塔希提岛的华人:撑起当地经济大半边天 彩虹之国 南非客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