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陕西师范大学刘锡涛博士论文《宋代江西文化地理研究》摘要

2001年4月 暂无评论
2001年4月:

2001年陕西师范大学刘锡涛博士论文《宋代江西文化地理研究》摘要

 QQ截图20200323160945.jpg

摘要:

本论文《宋代江西文化地理研究》在叙述宋代江西文化迅猛发展的同时,更着力揭示宋代江西文化发展的地区不均衡性。文章共八章又绪论九个部分。

在绪论中,笔者首先说明本论文在文化的要素选择上,侧重于文学、史学、科技、艺文、教育、思想、宗教、风俗、民族、方言等方面。其次说明选择宋代作为文化研究时段的原因和宋代江西文化在宋代文化及江西自身文化发展史上的重要性。

第一章 宋代江西文化的空间与环境

江西文化是行政区域文化,其范围不是指宋代的江南西路,而是指当今的江西省区。这个空间范围在宋代,包括有江南东路的一部和江南西路的大部。具体说,是包有饶州、信州、江州、南康军、洪州、临江军、瑞州(筠州)、袁州、抚州、建昌军、吉州、赣州(虔州)、南安军及徽州之婺源县等地区,共9469县。其中有三军(南安、临江、南康)十六县(安仁、永丰、星子、新建、进贤、兴国、会昌、永丰、万安、分宜、宜黄、金溪、乐安、新昌、新城、广昌)是新设置的。它们地处交通要道,尤其是县治,多设在河流中上游之河谷中,说明江西经济、文化发展已从平原、盆地走向深山区。

宋代江西地区行政区划未有大的变化,缘于江西地区山川地形是一个独立而完整的系统:四周多高山,境内多河流,山川犬牙交错其间。同时宋代江西地区行政区划的稳定,有利于江西文化的形成与成熟,但不利于江西文化的对外传播。

第二章 宋代江西文化发展的格局

本章为本论文的重点,文章分析、说明与揭示了宋代江西文化发展的状况及其地区差异。内容共分七小节。前四小节谈宋代江西人才的状况及其分布。第一小节叙述《宋史》列传所载江西人物及其地区差异。文中共记载江西人物240个(不包括列女传11人),其中饶州(45人)、吉州(41人)、临江军(26人)居各地前三位,南安军(无)、袁州(6人)瑞州(6人)、南康军(8人)居后四位;以密度论,临江军(464/km~2)饶州(282/km~2),建昌军(244/km~2)居全省各地前三位,南安军(无)、赣州(31/km~2)、袁州(71/km~2)、瑞州(105/km~2)居后四位;从时间分布上看,北宋人数不及南宋多。这一点在宰相人数的时间分布上也可以看出来:北宋6人,南宋9人。

第二小节论述宋代江西进士的分布。据史料记载宋代江西进士人数达5545人,其中有34人为文武科鼎甲,11人为文科状元。5545名进士中,饶州 931人,吉州 897人,建昌军 654,抚州 62人,居全省各地前四位,南安军(65人)、江州(89人)、袁州(128人)、瑞州(144人)居末四位;以密度论,建昌军、临江军、抚州、饶州分别以79766/km~269668/km~260274/km~258381/km~2,居各地前四位,而袁州(1524/km~2),江州(14195/km~2)、南安军(9347/km~2)、赣州(4832/km~2)居末四位。

第三小节论述宋代江西人的著作及其分布。文章细列了宋代江西主要代表人物及作品,如欧阳修、王安石、乐史、周必大、洪皓、洪迈、朱烹等。同时叙述了宋代江西人作品在宋代文学、史学、科技、思想等方面的重大成就与作用。史籍所记载的1786部宋代江西人著作中,吉州以325部居各州军之首,列第24位的是饶州(306部)、抚州(276部)和洪州(213部)。居全省各州军后四位的是南康军(34部)、袁州(24部)、江州(23部)和南安军(4部)。而姿源县以146部之多居各县之首。就著作密度而论,前四位为抚州(2649M km勺、临江军(2537部厂万 km勺、饶州(1919部厂万k旷)和建昌军(1609部广万k旷),后四位为江州(367部人万km勺、袁州(286部广万k旷)、赣州(128部历 k旷)和南安军(586 k旷)。

第四小节论述其它史籍记载的江西人物及其分布。有字、溢号的江西人物110人中,人数居多的前四位州军是饶州(19人)、吉州(15人)、建昌军* 人)和洪州(12人),居后四位的分别是袁州(无)、南安军(无)、瑞州(4人)和赣州(4人)。以密度论,建昌军(183人厂厅km‘)居全省各州军之首,列二至四位的为临江军(143o k旷)、南康军(13人历km‘)和饶州(119人历k赤),列后四位者为袁州(无)、南安军(无)、赣州(二.2人厂万k旷)和洪州(5.一人人万k奸),《宋史冀》所载江西人物126人,其中吉州(27人)、饶州(17人)、洪州(15人)、抚州* 人)居各州军前四位,姿源县以19人居各县之首。居各州军末四位者为袁州(无)、江州(2人)、南安军(二人)和南康军(3人)。以密度论,抚州(13人历M)、吉州(113人历km‘)、临江军(107人历km’)和饶州(107人/万k旷)居前四位,袁州(无)、饭州(二.8人厂万k旷)、南安军(29人人厅k旷)和江州(32人厂厅kmZ)为后四位。

第五小节叙述来代江西刻书、藏书情况及其分布。谈及藏书,文章从书院藏书(兼州军县学藏书)、寺院藏书和私人藏书三方面人手,叙述藏书的品种、藏书来源、藏书建筑场所及藏书地区分布。一般来说,书院藏书的地区分布与书院地区分布成正比,寺院藏书的地区分布与寺院地区分布成正比。而私人藏书地区分布与文人、政客、学者的地区分布成正比。谈及刻书,本文叙述了宋代江西刻书的种类、分布、特点,也论述了宋代江西刻书发达的原因。

第六小节论述宋代江西艺文地理。文章从书法、绘画、音乐、戏曲等方面叙述宋代江西艺文的发展情况及地区发展特色。第七小节总结前六小节叙述内容,认为宋代江西地区文化发展有很大的不平衡性,饶州、抚州、临江军、建昌军文化发展迅速而江州、袁州、赣州及南安军文化发展相对落后。

第三章宋代江西民俗地理

文章首先从衣、食、住、行、婚、丧六方面谈宋代江西的民俗基本状况,文中强调了江西民俗的地方特色。接着细列文献资料中江西各州、军、县的民俗记载,最后总结出宋代江西民俗的五大特点:刚悍好讼,勤俭,儒雅,淳朴,信巫鬼等。文章还说明了这些特点形成的原因。

第四章宋代江西学校教育

宋代江西学校教育是影响江西人才培养、文化发展的主要因素。文章先谈宋代江西的官学即州军县学。有宋一代,江西九州四军六十九县共八十二所学校,每州每军每县都设有学校,这在全国是仅有的,其中绝大多数官学是在北朱时建立或修筑的,这说明江西地方政府对学校重视较早。文章紧接着谈私学,宋代江西私学发达,有村学、冬学、义学、乡校、书会等不同名称的私学出现。尤其是制度化的私学—书院在江西各地普遍设立了。据史书记载,宋代江西地区有265所书院存在、活动过,论文以州、军、县为经,逐一名列。江西书院中饶州51,洪州40,吉州37,信州30,为全省各州军前四位。书院数最少的四州军为江州(3)、南安军(5)、赣州(11)和袁州(10)。以密度而论,前四位依次为饶州(32/kmZ),抚州(27.83/kmZ),南康军(27.8/kmZ)和信州(23.6/kmZ),末四位为赣州(3.1所习j.kmZ),江州(4.8所刀了k:12)、南安军(7.2/k)和袁州(10.7/kmZ)。江西书院为江西人才的培养、发展创造了条件,当然书院分布的不平衡也给江西地区文化发展的不平衡打下了伏笔。

第五章宋代江西的宗教信仰

文章从佛教、道教、民间宗教三方面分析说明宋代江西宗教的发展及其地区差异。

第一小节叙述了宋代江西地区的佛教宗派发展情况及寺院的地区分布。据记载,宋代江西佛寺有912,其中吉州124,洪州120,饶州105,信州84,居各州军之前四位,南安军(24)、临江军(30)、瑞州(37)、袁州(44)居末四位。以密度论,江州(111.6/k)、南康军(94.4/.k)、建昌军(69.5/k)和信州(.巧所/kmZ)居前四位。佛教影响最弱的四州军为衰州(52.4/k)、吉州(58/kmZ)、南安军(34.5/kmZ)和赣州(18.35/k)。宋代江西地区佛寺大多分布在名山上,而赣南山区交通不便,人口稀少,佛寺分布较少,佛教影响较弱。

第二小节叙述了宋代江西地区的道教宗派发展情况及道观的地区分布。据记载,宋代江西道观有340,其中洪州“所,吉州50,南康军30,临江军28,为各州军前四位。江州(9)、南安军(9所一)、信州(17)居末三位。以密度论,南康军(55.6/kmZ)临江军(50/kmZ)、瑞州(41.9/kmZ)、洪州(29.3/kmZ)居前四位,道教影响最小的四州军为信州(13.39所历k廿)、饶州13.17所历k)、南安军(12.9所历kmZ)和赣州(5.5所历kmZ)。宋代江西地区道观多分布在名山幽谷中。赣中、北部道教影响较大,赣南山区影响较少。

第三小节叙述了宋代江西民间信仰的主要神抵、对象及其流布范围。文章认为江西民间宗教

信仰甚为浓厚,尤其是赣南山区,文化落后,“淫祠”现象较为普遍。

第六章宋代江西方言地理

文章从历史上的几次大规模非人人赣活动论证了客家方言和赣方言的形成时间,认为客家方言形成于北宋末,即北南两宋间的第三次北人大规模南迁之前。赣方言形成于五代末北宋初。并进而叙述了客家方言的分布范围在以核州为中心的赣州、南安军等赣南山区。赣方言分布在以洪州为中心的洪、饶、信、抚、瑞、吉、袁州及临江、建昌、南康军等地。赣方言形成的时间在前,客家方言形成时间在后,赣方言分布范围在客家方言的北边,其缘由是北人大量南迁,北方人员的人赣星迹是先北后南,渐次南进。

第七章宋代江西文化地位及文化的划区

文章第一小节在第二、三章的基础上深人论述了宋代江西地区文化居全国前三位的正确历史结论。第二小节叙述了江西综合文化区的划分,指出按不同层次的行政区域、按不同的文化因素(如民族、宗教、方言、风俗等)、按不同的文化发展程度等方法可以将江西文化划分为不同的几个文化亚区。但按综合原则来划分,江西文化可以划分为以江州为中心的北部文化区,以洪州为中心的中部文化区,以赣州为中心的南部文化区。三个文化亚区各有不同的区域范围与文化特色。

第八章影响宋代江西文化发展的因素

文章主要从宋代社会政治和宋代江西社会经济两方面论述政治、经济对江西文化的影响。宋代社会政局稳定,政府重文礼儒,南宋政权偏安东南和北人大量南迁等社会政治因素为宋代江西人才的成长,文化的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同时,宋代江西各地农业、手工业、商业经济的发展繁荣为江西文化发展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农业生产方面,文章谈了宋代江西农业人口,农业生产技术,耕地面积和粮食产量的发展情况,谈了宋代江西经济作物如茶叶、胡麻、麻类、蚕桑、水果、甘蔗、棉花等发展情况,谈了水产养殖、渔业、菜圃业等发展情况。手工业方面,文章谈了宋代江西的瓷器、矿冶、纺织、造船、造纸、酿酒等发展情况。商业方面文章谈了商业发展的几大表现,如雇佣工的存在、市镇的大童涌现、商业城市的出现、走私的存在等。当然还应看到,宋代江西各地经济发展具有明显的不平衡性,一般说,抚州、洪州、吉州、饶州、临江军、南康军等地经济发展较快,赣州、南安军等地发展较慢,这个经济局面的出现反映到文化上即是赣南文化发展的缓慢与落后,赣中、北文化发展的迅速与先进。

 

关键词:宋代; 江西; 文化地理;

 

导师:史念海


转载请注明来自客家通网 ,本文标题:《2001年陕西师范大学刘锡涛博士论文《宋代江西文化地理研究》摘要》

喜欢( )

分享到:

2001年暨南大学曹廷玉博士论文《赣方言特征词研究》摘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