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暨祝贺张惟创作六十五周年茶话会2012年10月25日-26日在上杭县金秋老年公寓隆重举行

2012年10月25日 暂无评论
2012年10月25日:

中国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暨祝贺张惟创作六十五周年茶话会20121025-26日在上杭县金秋老年公寓隆重举行

 4a0b81a1gcd06a6777e0c&690.jpg

20121025-26日,中国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暨祝贺张惟创作六十五周年茶话会在上杭县金秋老年公寓隆重举行。

 

附:云林丹桂的报道

4a0b81a1g7aea6101af81&690.jpg 

张惟创作六十五周年茶话会简朴热烈。

4a0b81a1gcd070ae71864&690.jpg

最得意的学生张胜友发表深情讲话。他说,1972年被张惟引上文学道路的。老师一生最光辉的成果之一是他个人的写作。著名散文家,本地苏区第一个电影《血与火的洗礼》。《血色黎明》得到全国文学界的很高评价。这一生追求文学无愧。我受益最大。1972年我写第一篇小说《禾花》,他坐着拖拉机到我家,一路颠簸找到我,我不在家,到外地修水库了。我的家庭出身并不好,但是他对公社干部说,他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这改变了我的命运的人。谢谢老师!

张胜友情真意切的讲话引得阵阵热烈掌声。大家共同见证一个传奇而感人的师生情谊!

4a0b81a1gcd073ab44af0&690.jpg

何英说:“最早是从方彦富口中认识张惟的,他说张惟老师在年轻的时候就给予他家人般的呵护和关怀。祝福健康快乐生活。能参加这次活动很激动,也很惭愧。为家乡有一位文学的引导者和长者感到激动,也非常骄傲家乡有这样一位硕果累累的文学引路人。我准备写一篇文章《红土地的旗帜---张惟老师》。很惭愧,认识张惟老师太迟了,2008118日第一次认识。作为文学队伍的一员,过去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张惟说,现在已有三部书了)。张惟老师对我非常呵护和鼓励,要象张惟老师那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何英的淳朴与真诚,让人感动。她一直谦称自己是文学上的“婴儿”,但是她四年时间写出三部长篇小说的成绩,令人叹服,而她的谦逊和低调更是令人如沐春风。作文先做人,要向她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

4a0b81a1gcd073ab44af0&690.jpg

著名作家沈世豪表达深深祝福与感激之情。

 

花絮照片

4a0b81a1gcd07a2e4505b&690.jpg 

王贵垣《张惟文学创作65周年茶话会(贺礼篇——诗、联、书、画)》

4a0b81a1gcd07a85a26d4&690.jpg 

闽西女作家联谊会赠送的黑陶

4a0b81a1gcd27afed2db6&690.jpg 

别忘了,张惟老师还是龙岩农校的校友哦。

4a0b81a1gcd27b06f6521&690.jpg 

张惟是龙岩文化研究会会长,下属两个分会,其中一个就是江山文化研究会。

4a0b81a1gcd27b0ea09fe&690.jpg 

这是张惟创作五十周年时,项南的贺词。

 

整个会场被花篮、书画、诗词所覆盖。大家以各种形式表达对张惟老师的敬意和祝贺,场面非常热烈,感人。

 4a0b81a1gcd07ad0f2034&690.jpg

谢春池老师当仁不让地担任茶话会主持人。他激情洋溢的主持令茶话会增色不少。

 4a0b81a1gcd27be4af28c&690.jpg

龙岩市作协主席马卡丹介绍在座的各位朋友。

 4a0b81a1gcd0763e01c28&690.jpg

    送上生日蛋糕,表达深深的祝福!

 4a0b81a1gcd27bca11c5a&690.jpg

在这个场合,没有职务高低,成就大小,所有的祝福都是最真诚的,最老实的。我们以一种简朴的方式表达对一位尊敬的文学长辈最真挚的祝福。

 

 

中国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

 

20121026日上午在上杭金秋老年公寓举行。

会议分四项议程:

一、上杭县委宣传部部长致欢迎词。

二、张惟院长做主题报告《闽西文学院的文艺体制改革实践及其人文价值取向》。

三、各位领导向新聘院士、新聘专业作家颁发证书。

四、上杭三位作家作品研讨会。分别是:唐宝洪的长篇小说《海峡情缘》;李迎春长诗《生命的高度》、何英长篇小说《抚摸岁月》。

4a0b81a1gcd27cf932513&690.jpg

张惟院长主题报告《闽西文学院的文艺体制改革实践及其人文价值取向》。

4a0b81a1g7ae755ffccf7&690.jpg 

张胜友为新聘院士何英女士颁发证书。

 

在年会上,张胜友发表重要讲话,他说:回到家乡非常高兴,过去的岁月已经收获,更期待未来。刚从云南飞回来,想把云南的情况与大家分享。整个云南省想把报告文学推上去,特地组织笔会,将全国重点刊物的编辑们请到云南红河,对云南作者进行一对一的辅导,开讲座,制定文学发展战略规划,对作者进行梳理,搞文学大省,文化大省,实实在在推动文化工作。据我了解,这样做的还有广东省,经济相对落后或者经济高速发展的省份,两头都在干这种事情。希望这对闽西的文学创作有启示。

希望闽西明天有更多的辉煌,文学院可以做一点推动工作,将不足,成果,差距邓,请省里自己的批评家进行汇总,拿点时间做点工作。文学是终身追求的事业,是马拉松的事业,文学是天赋才情学识修养和对文学的热爱与追求的综合体。

 4a0b81a1gcd27f74839e8&690.jpg

 上杭宣传部卢部长为新聘专业作家华宜颁发证书。

 

何英代表新聘院士讲话:

4a0b81a1gcd27ddb637a0&690.jpg

非常高兴回到家乡,接过沉甸甸的院士证书,感到十分荣幸。

这是“根”,是闽西红土地文化大军的根,是张惟老师人生耕耘几十年的根。红土地文学上生长着非常多的大叔,先烈们流血扎根的地方,是广大人民深情劳动扎下的根,他们成林成长,深深扎根在这片红土地上。这种荣誉在我的人生中是不敢想象的。

从小就很向往文学,向往读书,走出家乡后更多接触到文学,感谢来自家乡人民的深情抚育,让我走进文学的队伍。我们的长者那么无私,文学森林那么丰富,希望将文学的根留在家乡,留在红土地上。

感动于文学的力量。想对年轻作者特别是女作家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写东西要有社会责任感,文学是启迪人,教育人,感化人的东西。

非常真诚地感谢大家。

4a0b81a1gcd27fa9e931c&690.jpg 

熊永富代表新聘作家发言。

4a0b81a1gcd093f70190c&690.jpg 

郭启熹(左二)与郭义山(左三)两位教授,令青年才子高山仰止。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太多东西。左一李迎春,左四李伯庠。

4a0b81a1gcd27d374583d&690.jpg 

文如其人,何英为人随和谦逊低调,做文勤奋真挚,是我们,尤其是我们女作者们学习的楷模。尤其她说的,写作应该有社会责任感,文学是启迪人,教育人,感化人的东西,令人受益匪浅。

 4a0b81a1gcd27fe0b59b7&690.jpg

    参加这次年会的女作家们。左起:林永芳,郭鹰,杨晓勤,邱卫卫,华宜,王英,陈碧珍。

 

1026日下午召开了上杭三位作家作品研讨会。分别是:唐宝洪的长篇小说《海峡情缘》;李迎春长诗《生命的高度》、何英长篇小说《抚摸岁月》。虽然经常参加各类文学活动,但是象这个下午的研讨会却很少参加,大家畅所欲言,无论是批评还是鼓励,都是那么真诚,对文学的热爱,对朋友的呵护,思想的碰撞在这个下午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傅翔(下图右一)点评《海峡情缘》:

4a0b81a1gcd27df41b969&690.jpg 

    中国官本位思想十分严重,客家人更需要抗拒的是官与权的野心。

    文学与权、名的制约很大,大家热衷于制造虚名,目前活得太聪明,太功利,闽西文坛也是如此,激进、叛逆,斤斤计较,互不服气,互不买账,争当主编等等。做人很重要,很多大师让我们感觉如沐春风。有一个中医说过,人生病(精神上的)是因为做人出了问题,比如抑郁、痛苦、分裂等。这些也可以套用在文学上。

唐宝洪早年的小说集《你为什么伤害了我》,我曾经给予很高的评价,因为那时他纯粹、真诚,编故事的能力很强。那是一种很纯粹的文学和人生。目前写小说、剧本的状态有点不对,思想值得大家分析,他的小说《海峡情缘》水平有所下降,开篇第一章,问题在于将客家的东西全部揉在一起。我是正宗的客家人,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小说家应该做得更干净更纯粹,比如《边城》,不贪多。他是一个很勤奋很艰苦的作家,孜孜不倦,花费很大心血,但是文学之外的东西要剔除干净一些,把小说写得更纯粹点,比如北北的《过台湾》,就写得更纯粹。

    另外,我认为莫言的长篇小说不如他的中短篇小说那么好,中国最好的长篇小说应该是《白鹿原》。

    关键应该做一个有所彻悟的,文学性强的人。

 

谢春池点评《抚摸岁月》

 

    想到三个关键词:客家、地域、个人。

   《抚摸岁月》的本土意义:

   一、闽西的题材是不是能象抚摸岁月这样写?

   二、初学者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

   三、从《抚摸岁月》到《远去的岁月》都不是成熟的作品,为什么这样非完善的作品能打动人的心灵呢?

   四、她的出现对本地文学创作有何推动作用?

 

    一、闽西和客家题材也能这样写吗?

   很多人对这部书的定义不同,有人说是小说,有人说是长篇叙事散文,有人说是纪实文学。

   我的定义是:个人人生历程的文学回忆录。生活的原本,时代的纪实,个人的体验。

   闽西文学界缺乏对文本的探索,没有套路,是乱拳打死拳头师。

    二、初涉文坛为什么会有如此表现?

   真诚,敢不敢面对内心肮脏的东西。 女性比男性更敢于面对自己的肮脏,男性比女性更敢于面对别人的肮脏。没有真诚的心是不能成为真作家,要不胆怯,不遮掩,不犹豫,敢于放开来写,一旦放开去写,五官全部打开,思维贯穿,几十年的积累就是人生的经历。

   三、作品存在的不足和不完美不成熟,为什么会触动人的心灵呢?

   1、非常真实,凡事带有假的东西都不能打动人。

   2、充满人性,包括乡村花花草草都带着何英的爱。

   3、特点和特色是突出的。

   4、故事细节很精彩。

   四、直接的是面对闽西文坛的推动。

   何英做人做事的态度,低姿态高标准,下苦功夫。

 

李迎春在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上的发言

4a0b81a1gcd27e23df77a&690.jpg 

    一、为什么会写《生命的高度》

    是当时看了林春荣的一首长诗《邓小平》,发在《诗刊》上。很冲动,就在想,我是不是也能写一首长诗呢。真正写作的时间是一个月,近三千行。当时写好后就很发愁,不知道要到哪里发表,就是发段节选的机会都很少。于是就将长诗寄给张胜友老师,由于地址有误,一开始石沉大海,过了一段时间后才辗转到他手中,他很快就给我回复,并推荐这部长诗成为福建省第一部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2006年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发行。那一年,正是我想放弃诗歌的时候,是这部诗歌拯救了我。当时的思考是以时间为序,将生命放在一个特定时空里展示。后来,还请蔡其矫为我写序,他就说,我对很多东西的处理是比较大胆的,比如对李德等中央领导人的处理,能将伟人放在普通人的角度去思考。我就在想,七零后的诗人不能再重复以前的老路了,应该有意识地注入一些新鲜的血液。

    二、长诗之后对我的影响

    对于红色题材的作品要怎么写作,一直是我在考虑和突破的问题。曾经一段时间,我写的红色题材的作品无处可发,一直到200412月,由福建日报推出首届新人新作,我的一组散文全部是红土地题材,而且有三篇放在武夷山下头条发表。我的红土地散文题材的写作,有很多人并不认可的手法,同一个思考点上,红土地文学怎样创新和发展,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和探索。比如黄征辉老师对我的那首诗歌《在古田》,就感到特别新鲜有趣,用一种轻松调侃的语言去解构红色历史,也是一种可以大胆探索的方向。如解放路在每一座城市都有的一条街,但现在已经不完整了,都被新的房子所淹没了,很多历史被无情切割掉,革命在远离我们,在渐渐淡忘掉。当我在一个纪念碑看到喷泉,看着喷泉用力冲向高空又无力地倾泻下来,就深有感悟。作为七零后的诗人,对革命题材的思考,相对来说应该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三、对自己的勉励

   有更好的作品,在今后。

 

黄征辉发言:

   对于李迎春的才华和为人,我一直是很欣赏的。他有不一样的思考,有很多创新的精神。他的《生命的高度》写出了属于自己的长征,显现出个性、风格与思考。

 

陈志铭点评《生命的高度》:

   近三千行的长诗,用诗歌歌颂长征,构思匠心独运,抒情长诗不容易写好,但是这部长诗却写得很精彩。因此我的评论文章的标题是《从纵横座标上看长征》。

 

刘岸发言:

   闽西对文学有特别真诚的热爱。如何探讨比文学更加文学的东西,真诚地面对一部作品,难能可贵。自我反省,自我检讨,闽西人是比较大气的。应该沉下心考虑小说记忆,对人性真善美的简单思考。作家分为生活经验型和具有很强虚构能力和想象能力的作家,前者如何英,后者如莫言。生活经验型的作家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把生活最丰富的写完之后该怎么办?单纯依赖一种写法,可能一段时间后就会发现我的素材去哪里了?这种作家创作状态就会变成很单纯的状态。而有虚构能力的作家是具有天赋的作家。

 

张惟做总结发言:

昨天晚上的茶话会,对我的文学创作65周年活动,朋友们出于厚爱,说了许多过誉的话,令我不安。还好,今天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的研讨会,对何英、李迎春、唐宝洪三位新聘院士作品的艺术分析和评论,我却发现了自己多年在闽西文学工作上的重大缺陷,足以进行批判性的思考。

由谢春池、傅翔、陈志铭分别对《抚摸岁月》(何英)、《海峡情缘》(唐宝洪)、《生命的高度》(李迎春)的主评与各位作家朋友的自由讨论发言中,我感到是真诚的、深刻的、有独到见解的,不是我们在某些研讨会上遇到的只说些客套话。会议小结应由主持人傅柒生副院长去做,我的发言仍然是针对三位作家及其作品,谈谈从中发现的我的失误。

200811月的某个夜晚,何英将她的一大撂《抚摸岁月》的初稿送来,我读后为之一震,竟然责问陪同她来的曾任《闽西文丛》编辑现为福建社科院党组书记、副院长的方彦富说:“怎么我们没有早发现?”深思起来,原因在于我的思维缺陷。当年我主编《闽西文丛》(前名《闽西文艺》),以及我主持闽西文学创作班(笔会),发掘和联系的作者基本上是回乡和插队的知青、基层干部和部分教师。客家妹子生活的沉重,使何英在上完小学三年级之后就辍学当少年农民,也就进入了农民的生活、思维和社会行为,尽管她以后跳级复学上初中,但她的生活积累和思考不一样了。我当时还不能觉察当了学生(知青)下乡锻炼当农民,和真正当农民处于农民地位再成为学生或知识分子的细致区别。这也是何英能够写出原生态的原汁原味的客家文学作品的根本原因,另一位农村女作家钟巧云同其弟钟兆云合作写成的《乡亲们》也是如此。而在闽西主持文学工作30多年,我恰恰遗失了她们所代表的真正的农村底层的文学爱好者。

70后的诗人李迎春的长诗《生命的高度》,是与小说方面黄瀚的《红灯笼》,散文方面庐弓的《秋白之死》,在红土地文学创作上出现的重大突破。我也长期没有发现,而是被中国作家协会发现列为“全国重点扶持作品”,这也是福建省上榜的第一部。我市继之有我、马卡丹和唐宝洪(与张耀清、温全海合作)的三部作品上榜,所以我理所当然地称年轻的李迎春为年兄。

唐宝洪的《海峡情缘》,只是他的长篇客家文学系列创作的第一部。这位执著、勤奋而有才华的青年作家,长期在边远的农村困苦地挣扎,他的生活积累格外深厚,有能力全面地展示客家的风情和生活史诗。春池评价他的作品成就的同时,提醒他应该警惕自满,这在艺术上是对的。但我要说,唐宝洪的执著努力和作品的成就,并没有多少改善他在社会生活上的“弱势”位置,所以谈不上要“按下头”走路的问题。莫言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奖,当然是中国文学的光荣。但我不知为什么此时想起40岁的英年在书桌上伏案而逝的路遥,以及那些为商洛、渭河、关中风情而奋力写作的陕西作家们。我们闽西红土地又是客家祖地,也有这样一批作家,他们得到应有的关注了吗?

(云林丹桂)


转载请注明来自客家通网 ,本文标题:《中国闽西文学院第六届年会暨祝贺张惟创作六十五周年茶话会2012年10月25日-26日在上杭县金秋老年公寓隆重举行》

喜欢( )

分享到:

著名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1968年10月25日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         返回列表

欢迎打赏  共襄盛举

微信打赏

微信打赏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打赏